叁柒分

人生苦短,必须性感。

One week in Osaka-Day 1

說來慚愧,距離2016年的大阪之旅已經過去一年了,之前的遊記躺在草稿箱裡許久不見有進展,好嘛,在網站被黑後,草稿箱裡的草稿直接沒有了蹤影。好吧,在2017年,Osaka 我又來了!
說來也是神奇,盧老師的年假在出團前兩週才最終定下,為了配合她的時間,我們全力以赴,五天內搞定簽證,安排好行程,買好各種門票,在出團前一天收拾好行李,一次說走就走的旅途,一次充滿忐忑不安和期待的旅途,就要開始了。

Day1 PEK-KIX NH980 14:20-18:20

在通知出簽之前,老領導突然發來一條微信,問我是不是要去日本。我很納悶,她怎麼知道的,緊接著又問,是不是和女友去啊?我去!心想這你都知道。後來才知道,我們購買的日本自由行產品是老領導公司的產品,好巧啊,也好尷尬啊。好在價位很合理,才沒有被老領導一頓埋汰,好吧,下次再去日本,我一定找你拿更多優惠噠,哈哈~
回到正題,這次旅行乘坐的是全日空的航班,在此之前,不管國內航線還是國外航線,所乘坐的航班都是國內的航空公司。之前有聽聞國外航空公司比國內航空公司服務品質好,這一次正好體驗體驗。提前到達預定地點,和領隊領取了護照和酒店訂單,領隊稍作解釋後便和我們道別了,不同於上一次的團隊簽證,這次是實實在在的個人旅遊簽證,沒有了領隊的帶領,接下來的旅途,就得全部靠自己咯。

img_3600

安檢,出境,免稅店,完成系列常規事項,然後直奔登機口。準點登機,準點關艙門,準點報告延遲起飛,此刻心裡萬只草泥馬在奔騰,套用當下流行話語:我有句MMP不知當講不當講。日文,中文和英文的等待通知在廣播裡來回播放著,等了快一個小時,飛機終於動了起來,緩緩向跑道駛去。

img_4787

全日空的乘機體驗還是很好的,登機後發現枕頭和毛毯整齊有序的放在座位上,人人有份,絕不落空,免去了向空姐索要的小麻煩。雖說是台小十年的機器,內飾和舒適度和新機器相比一點也不差,這不,上了天,飛的巨快,比預定到達時間只晚了不到十分鐘。

img_4786

在飛機到達指定高度進入自動模式後,空姐們開始挨個服務,上水上飯咯。由於吃的太快,也就沒有拍照片。值得一提的是待選飲料中有啤酒喲,這在國內航班經濟艙中幾乎不可能看到。啤酒是日本麒麟啤酒,我沒要,選的可樂,空姐直接遞給我一整罐百事可樂,仔細一看,還是日本國產的,味道不錯。

img_4785-1

不多久便飛抵日本上空,就快要降落了,興不興奮,激不激動,說實話,也就那樣吧,哈哈。

img_3646

img_3665

img_3671

取上行李,錄了指紋,過了關,實實在在進入大阪的地界。去櫃檯取了海遊館的領票單後便去做地鐵啦。
熟悉不?
熟悉!
那去酒店怎麼去?
坐地鐵啊。
那車票怎麼買?
呃⋯⋯容我看看去 ·_·b
(其實我并不著急也不緊張,但是在盧老師的連環炮下,不緊張都不行。)

img_3672

去年玩耍的時候基本上都是Peter買票,我也就在邊上看看而已,並沒有自己實際操作過,現在突然讓我去買票,我也很懵逼啊!(你不清楚操作流程為什麼不提前做好功課!我心裡苦啊,這麼短的時間,怎麼可能做到事事周全!)好在咨詢了工作人員后,知曉了得分段購買車票,這買票的事兒才告一段落。

img_3673-2

從關西機場坐JR到大阪站下車,出站,行至梅田站,再購買阪急電車車票,到十三駅下車。關西機場到大阪城市廣場酒店路程54公里,車票1190+150=1340円,折人民幣80元左右,還算合理。

img_3679-1

img_3684-1

酒店辦理check-in很簡單,填寫個人護照資料就OK了。房間不大,典型的日本酒店的模樣,估計旅行社為了降成本也不會給你好的房型。

img_3688

稍作休息,我們便出門找食去了。回到車站,找了一家看著還不錯的拉麵,麵條合計890+950=1840円,兩碗麵條折人民幣100多塊錢,也是不便宜咧。後來查了下,三豐面,來自神戶的麵條連鎖店,麵條全為自製,湯底味道濃郁。店面不大,只有兩個工作人員,採用電子點單系統,估計上一位食客也是中國人,他把找零的步驟給忘了,我們便笑納了餘下的零錢。

img_3691

回酒店的路上經過7-11,便進店逛了逛,花費2014円。內容有麵包,牛奶,泡麵,和些許零食。

第一天,就醬紫啦,洗洗睡吧。明天才是充滿考驗的一天。

02-July-2017 小计:6534円
Day 1 NH980 1420-1820 PEK-KIX
新景家园-首都机场T3 Taxi 116元

写于父亲节过后的好些天后

我的老父亲,1953年生人,64岁的年纪,今年也老大不小了。我这个不孝子,平时也不怎么往家里打电话,偶尔打个电话吧,还总是和老妈聊天,有时候,也挺过意不去的。稍微有点想他吧,给他去通电话,他还挺不耐烦,因为除了聊天,我还会训斥他这个,训斥他那个。但是,这些年发现,老爸老了,拧不过儿子,开始服软了。
三月的某个周一,正吃着午饭,电话突然响起,看了看来电显示,是老妈的电话,心里一个咯噔,不好!对于奶奶的离开,我早有准备的,因为之前一直都有询问奶奶的状况,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。我在电话里应着老妈,心里却想着老爸。离开的人,那是他的母亲啊!我的爸爸,再也没有妈妈了。嘱咐好老妈照顾好老爸,我便请了假,第二天立马赶回了家。这是长大懂事以来,第一次面对至亲的离开。我压抑着情绪,奶奶的画面一遍遍地闪过,我没有哭,心想着奶奶解脱了,然后麻木地继续工作。间隙,来回着往家里打电话,询问出殡的日子。
清早的机场,人来人往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,都有自己要去的地方。坐在座位上,如何都睡不着,恍恍惚惚便到了。取上车,突然有一丝害怕,害怕回到那个熟悉的地方,害怕看到那样一个哭哭啼啼的场面。想着想着,不觉的流下泪来,奶奶离开了,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回到家,一进门,老爸红着眼,在桌边吃着饭,我走过去跟他打招呼,他扶着我,叹口气,然后拍了拍我的身子,说,快去告诉奶奶你回来了,给奶奶上柱香。我说好。点火,磕头,上香,看着奶奶的遗像,终是忍不住,流下泪来。失去亲人的痛楚,一旁的老爸,比我还要明白。吃过晚饭,入了夜,来祭奠的众人都一一回去了,老爸一宿没睡,我和弟弟商量着,晚上给奶奶守灵,就由我们孙子辈来完成吧。
奶奶还在世的时候,是自己一个人住的,爷爷走早,在我五岁那年,就因为心肌梗塞而过世了。自那以后,老爸隔三差五便会回去陪奶奶看电视聊天。听奶奶说,老爸是个路痴,白天里还能认路,夜里基本就抓瞎了,那年和我妈刚结婚不久,外出喝喜酒,晚上找不到回家的路,在家门口转了好几圈,才找到家门。四年级的时候,我开始在周五的晚上去美术老师家里学画画,他怕我跟他一样不认路,吃过饭后会把我送到车站,然后回奶奶家坐坐,看时间差不多了,他会到车站接我。就这样周而复始的,接送我好几年。偶尔我会调皮地改变一下回家的路线,在那个没有手机的年代,老爸没法知道我坐了别的车回家,他总是在那等啊等啊。我这么做,老爸没说我什么,小时候不懂事,现在想起,也挺惭愧的。
老爸是个传统的中国男人,主外,主内的当然是老妈,家中琐碎细小之事,老爸一概不过问。过问之时,便是我要受皮肉之苦时。小的时候,父母都是工薪阶层,家庭条件一般,玩具成为了童年里的奢侈品。老妈是坚决反对买玩具的,机器人,遥控车,变形金刚……想都不要想。老爸不一样,他会偷偷的给我买些其他的玩具,四驱车,航模模型……想必,这些玩具都是他喜欢玩的,现在借他崽子玩玩具的理由买来玩罢了。除了玩具,买的最多的,就数体育用品了。四岁的生日礼物,人生第一个篮球,除了拍球,我还会抱着球到处跑。八岁的暑假,礼物是一个真皮的火车头排球,还有两个月的兴趣班,后来进了校队,全市比赛的季军。十岁的时候,我用自己攒的零花钱,买了第一块红双喜的横板双面球拍,那些年,球台就是生命中的唯一。十二岁的毕业典礼后,礼物是一颗韩日世界杯的飞火流星,那年暑期奥数的兴趣班,考试成绩差的可以,但是球技在那个升学的夏天,飞涨。现在,每每通电话,老爸总会嘱咐我照顾好自己,少喝酒,多多锻炼身体。
我会照顾好自己的,您也一样。

img_0039

Powered by WordPress & Theme by Anders Norén